ope体育官网

  

  民 俗: 吐买丁奈族盛行树葬。将尸体放进大树洞,有用树皮覆盖洞口,数年之后,树皮与树干长合,成为生长着的树棺材。

  简 史: 13~14世纪是刚果王国的一部分。1884~1885年柏林会议将刚划为比利时国王的“私人采地”,称“刚果自由国”,后改称“比属刚果”。1960年6月30日宣告独立,卡萨武布当选总统,卢蒙巴为总理,定国名刚果共和国,简称“刚果(利)”。1964年8月改国名为刚果民主共和国。1965年11月24日国民军总司令蒙博托发动政变推翻卡萨武布,自任总统。1966年5月首都改名金沙萨,国名简称“刚果(金)”。1971年10月27日改国名为扎伊尔共和国。1990年4月实行多党制。1997年5月17日,洛朗 德西雷 卡比拉推翻蒙博托政权,自任总统,恢复“刚果民主共和国”国名和独立时的国旗、国歌。2001年1月16日,卡比拉遇刺身亡,其子约瑟夫 卡比拉继任总统

  交 通: 马塔迪(Matadi)到金沙萨——铁路 金沙萨到基桑加尼(Kisangani)——船运 金萨沙到乌本杜(Ubundu)——铁路 乌本杜到金杜(Kindu)——船运 金杜到卡莱米(Kalemie)——铁路 卡莱米到卡伦坦(Kalundu)——(Tanganyika河)船运 卡伦坦到布卡武(Bukavu)——公路

  通往邻国并由水路链接的铁路线有: 刚果共和国—没有直达线路,一般乘坐渡轮跨越刚果河从金沙特到达布拉扎维(Brazzaville,刚果共和国首都),把乘客或货物运送到刚果海洋铁路线上,再从布拉扎维运往大西洋的港口—黑角; 坦桑尼亚——没有直达线路,货物由轮船运往卡莱米(Kalemie)和基戈马(Kigoma)之间的港口,在那里再由坦桑尼亚的中央线路运往达累斯萨达姆(Dar es Salaam,坦桑尼亚首都)海口。曾经从卡莱米有往来的火车渡轮,建造于1917年;邻国苏丹和乌干达都有自己的铁路,但没有通往刚果的铁路线路,而另外一些邻国如中非共和国、卢旺达和布隆迪则尚没有修建铁路系统。

  2006年7月30日,举行总统和国民议会选举。[1]8月20日,独立选举委员会宣布,总统选举中无人获得50%以上的选票,约瑟夫·卡比拉和让-皮埃尔·本巴进入第二轮选举。[2]10月29日,第二轮总统选举举行。[3]11月15日,独立选举委员会宣布,卡比拉当选总统。[4]12月30日,安托万·基赞加被任命为总理。[5]

  刚果(金)共分为254个部族,讲班图语系的约占总人口的84%,主要为刚果族、恩加拉族、卢巴族、蒙戈-恩库恩杜族、隆达族等,其余为讲苏丹语的阿赞德族和尼洛特语系的阿卢尔族和俾格米人等;官方语言为法语,主要语言有林加拉语、基刚果语、契卢巴语和斯瓦希里语。居民中45%信仰天主教,24%为新教,17.5%信仰原始宗教,13%信仰金邦古教。

  民 俗: 吐买丁奈族盛行树葬。将尸体放进大树洞,有用树皮覆盖洞口,数年之后,树皮与树干长合,成为生长着的树棺材。

  简 史: 13~14世纪是刚果王国的一部分。1884~1885年柏林会议将刚划为比利时国王的“私人采地”,称“刚果自由国”,后改称“比属刚果”。1960年6月30日宣告独立,卡萨武布当选总统,卢蒙巴为总理,定国名刚果共和国,简称“刚果(利)”。1964年8月改国名为刚果民主共和国。1965年11月24日国民军总司令蒙博托发动政变推翻卡萨武布,自任总统。1966年5月首都改名金沙萨,国名简称“刚果(金)”。1971年10月27日改国名为扎伊尔共和国。1990年4月实行多党制。1997年5月17日,洛朗 德西雷 卡比拉推翻蒙博托政权,自任总统,恢复“刚果民主共和国”国名和独立时的国旗、国歌。2001年1月16日,卡比拉遇刺身亡,其子约瑟夫 卡比拉继任总统

  【宗教】原始宗教(50%以上)、天主教(26%)、基督教(10%)、伊斯兰教(很少)

  【自然地理】刚果位于非洲中部,横跨赤道线。北同喀麦隆和中非共和国接壤,西临加蓬,南同安哥拉的卡奔达相连,东隔刚果河和乌班吉河与刚果民主共和国相望,西南临大西洋。

  【气候】属赤道性气候,炎热多雨。年平均气温在摄氏18-30度之间,最高气温35度,最低为10度。一年划分为两个雨季,两个旱季。

  【简史】刚果原为法国殖民地,1960年8月15日独立,定国名为刚果(布)共和国。1969年12月,刚果劳动党成立,改国名为刚果人民共和国。1990年刚实行多党制后,改国名为刚果共和国。1992年8月,巴斯卡尔·利苏巴成为第一任民选总统。1997年6月,在刚果总统更选前,刚果发生内战,前总统萨苏武装夺取政权。目前,萨苏政权已经取得了对武装的胜利,稳定了局势,

  【总统简介】德尼斯·萨苏-恩盖索,刚劳动党主席,共和国总统。1943年生人。1979年3月当选为党中央主席,出任国家元首和部长会议主席。同年8月就任总统,1984年和1989年连任。1992年8月竞选总统失利后下野。1997年10月武装夺权后,再次就任总统。任总统前和任总统期间曾6次访华。

  刚果自然资源比较丰富,主要是石油和木材,但工业很不发达,农业落后,粮食不能自给。石油已探明储量28亿吨,目前主要集中在海上开采。1999年产量约为1360万吨,产量位居尼日利亚、安哥拉和加蓬后,列黑非洲第四。石油的开采和销售控制在法国 ELF和意大利AGIP等西方国家公司手中,刚果每年只能获得其石油总收入的十分之一左右。森林面积约有2220万公顷,占国土面积的65%,开采大公司主要为法国、马来西亚等外国公司。石油和木材出口两项收入约占国家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二以上,特别是近几年刚经历多次战争,国家税收和外援等石油外收入基本为零,石油和木材收入占财政收入比例提高到90%以上。

  过去,刚在法国的殖民统治下,没有自己的工业,只是法国的原料产地和工业制成品的销售市场。八十年代初,因大规模开采石油,经济发展迅速,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曾达1200美元,跻身非洲中等收入国家。1985年后,由于国际市场油价下跌和国内政策失误,经济陷入困境。为摆脱困境,刚政府被迫于1985年起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条件,实行三年经济结构调整计划,但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九十年代初,受民主化、多党制浪潮和非郎贬值影响,经济持续滑坡,财政状况恶化。1996年,刚又同该组织达成了96-99年度中期结构调整计划意向书。根据协议,刚可获免除外债和接受新贷款等项优惠,但要求刚果政府改革国民经济、财政预算、精简政府等,以期实现从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的转轨。1997年6月,刚发生内战,该计划被迫中止。直至1999年6月,局势才渐趋稳定。在长达两年的内战中,刚经济遭到毁灭性打击,基础设施和生产、生活设施遭到严重破坏。作为经济命脉的黑角-布拉柴维尔的大洋铁路被破坏,直至2000年8月才修复。刚原有近200家中小型企业,主要集中在发电、水泥、食品饮料加工等方面,但战争使这些企业几乎全部瘫痪,至今只有少数企业开始运转,石油和木材业也遭受不同程度的影响。刚人均国民收入降至400美元以下,刚已跌入世界最不发达国家行列。

  1997年10月,萨苏总统在不断巩固政权统治的同时,也逐步实施恢复经济、重建国家的政策。对外积极改善同国际组织和西方国家的关系,以期获得外援。1999年11月,刚政府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恢复谈判,就债务减免、提供新贷款及刚私有化等问题进行协商,但会谈未有实质性结果,双方约定2000年继续谈判;法、美等国家也表示将参与刚重建,但迄未给予实质性援助;对内实施私有化,鼓励外国企业在农业、养殖业、交通运输和工矿业等领域投资,但私有化进程因资金短缺等原因进展缓慢。政府还积极采取措施,努力恢复基础和生产设施,整修铁路、公路,疏浚港口,改善投资环境,惩治腐败、改革政府机构等。但由于战后人心不稳、财政困难、大洋铁路迟迟不通,经济重建受到严重制约。此外,刚有近57亿美元的债务(其中外债50亿、内债7亿),也成为恢复经济的沉重包袱。

  对外贸易在刚果国民经济中占重要地位。刚依赖石油、木材等资源性产品和可可、咖啡等初级产品的出口,所得收入用来换取所需要的进口商品。因此,国际原料市场价格的变化,直接影响到刚果外贸水平的高低,也决定着其经济形势的好坏。1998年,刚进出口总额为19.4亿美元,其中出口13.8亿美元,进口5.6亿美元。主要出口产品是石油和木材,约占出口总额的95%左右。主要出口国别是美国、台湾、意大利和法国。主要进口商品是车辆、机电产品、食品、五金、纺织品和轻工业品,主要进口国别是法国、美国、意大利和荷兰。在刚从事贸易的公司中,石油和木材的出口均由外国公司控制,刚果本国的公司获利很少。进口商以法国、黎巴嫩、西非商人和本国的私营公司为主,法国公司经营一些中高档商品,黎巴嫩商人经营建材、食品和日用品等,西非商人和当地商人经营服装、鞋帽、日用百货等中低档产品,他们分工明确,各霸一方,对其他商人有很强的排他性。

  刚奉行自由开放的贸易政策,对纺织品等没有配额的限制,实行外汇使用登记制。目前,除对咸鱼、海鱼、肉禽、食用油、番茄酱、盐、糖、水泥和大米等10种商品进口需许可证外,其它商品可以自由进口。刚是中部非洲国家经济共同体(CEEAC)、中部非洲经济货币共同体和非洲法郎区的成员国。

  1964年中、刚建交后,两国政府签定了《贸易和支付协定》,规定双边贸易以记帐方式支付。 1978年,双方签定了新的《贸易协定》,双边贸易改为现汇支付。

  2000年3月,中刚经贸混委会期间,签署了两国政府《鼓励、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

  1964至1978年间,我对刚出口是在财政援助或经援项目当地费用项下以提供商品的形式进行的。 1978年以后,中刚贸易以现汇支付。由于刚方允许私商与我成交,加之刚财政经济状况较好,我大米、坯布等对刚主要出口商品货源充足,我对刚出口连续四年上升,1982年达918万美元。1983年以来,由于刚石油出口收入下降,经济困难加剧,国营贸易公司经营管理不善,长期亏损;加上我国大米、咸鱼干货源紧张,长期不能供货,我对刚出口逐年下降,1983年到1991年我对刚果出口一直在300万美元以下。1992年以后又慢慢回升。特别是近年来,我同刚果的进出口贸易额增长较快。这一方面是因为我加大了开拓非洲市场的力度,加之我国中、低档产品物美价廉,非常适合当地需求;另一方面是因为刚近几年石油产量增加,我开始从刚进口石油。1997年双边贸易额达1.6亿美元,创历史纪录。但1998年以来,由于亚洲金融危机以及刚内战的影响,贸易额又有回落。1999年中刚双边贸易额为7072万美元,我向刚出口额为1079万美元,主要出口商品是:机电产品、鞋类、纺织服装、医药品和轻工产品等;我从刚进口额5993万美元,其中原油38万吨,价值5083万美元,还有原木和锯材。

  两国贸易开展30多年以来,双边贸易额一直没有大的突破;近几年的发展也仅局限于我间接进口刚的石油。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1、刚近年来战乱不断,财政困难,市场萎缩,居民购买力下降;2、刚商缺乏对中国的了解,中国公司对刚又缺乏兴趣;3、刚商习惯看样成交,订货批量小、品种多,支付方式又习惯使用D/P和D/A,我公司贸易方式不适应当地习惯;4、刚市场上的中国商品有较大部分是间接进口;5、法国等西方国家控制着刚大部分进出口市场。 【中、刚混委会情况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刚果共和国政府于1984年2月28日签订了成立中刚经济、贸易和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的协定。今年3月,中刚第五届经贸混委会在北京举行。

  刚1997年内战之前有三家中国公司在刚设有办事处,均从事贸易活动。战争爆发,中国公司纷纷撤离。目前,刚果的局势好转,但国内公司尚未返回,只有几个个体户,没有形成规模。

  中国、刚果(布)承包劳务业务始于1982年。截至1999年底,我公司在刚共签承包劳务合同97项,合同金额17515万美元(含86年撤消的合同额约13800万美元的英布鲁水电站项目),完成营业额2786万美元。其中承包合同71项,合同金额17318万美元,完成营业额2628万美元;劳务合同15项,合同金额159万美元,完成营业额134万美元;设计咨询合同11项,合同额38万美元,完成营业额24万美元。在外人数7人。

  我进入刚承包劳务市场的公司先后有中建、中水、天津国际和石家庄国际等公司,项目主要涉及房修、土建和水利等方面的工程。在进入九十年代以后,由于刚果经济和政局问题,我公司几乎再未承揽到项目。

  2003年是刚果(布)政府2000-2002战后紧急援助计划结束、2004-2010经济指导计划尚未开始实施的过渡时期。

  为实现两个计划间的平稳过渡和社会经济的持续增长,刚政府要求各部门严格执行预算和财政体系的管理、积极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私人投资的增长。在程序上,要求各政府部门严格遵守1992年8月29日颁布的92/784号法令有关规定,所有文件必须报国家合同总局审批,停止一切预算外合同的报批。对于投资预算内的贷款使用,必须遵循1984年12月20日颁布的84/1114号法令执行,国家计划总局则会合理分配国际社会向刚政府提供的各类援款。

  根据上月议会审议通过的2003年刚政府财政预算规定,2003年刚政府的投资预算资金总额应为1585.34亿非郎(约合2.384亿美元),其中包括:

  -石油收入中抽取用于投资的资金280.35亿非郎(约合4215.79万美元)

  2003年投资预算资金与2002年的1835.13亿非郎(约合2.76亿美元)相比减少了13.6%,其中:

  -各类投资预筹款由2002年的66亿非郎上升为2003年的70亿非郎,增长幅度为6%;

  -国有企业私有化收入从2002年的108亿非郎减少为2003年的44亿非郎,减少幅度为59%;

  -国际贷款从2002年的366亿非郎增加到2003年的374亿非郎,增加幅度为2.2%;

  -国际援款预计从2002年275亿非郎减少为2003年的207亿非郎,减少幅度为24.7%。

  -中国中兴通讯公司为刚果(布)电信项目提供的投资贷款20亿非郎(约合300万美元)

  -外交部:用于外交部大楼建设的投资预算额为9亿非郎(约合135.34万美元)

  -农业部:用于农业技术推广站CVTA的投资预算额为1.82亿非郎(约合27.37万美元)

  -邮电部:用于建设覆盖全国的电信网络的投资预算为20亿非郎(约合300万美元),由中国中兴通讯公司提供贷款(经中兴公司证实双方在该问题上存在误解,尚待沟通)

  -水利能源部:用于英布鲁水电站建设项目的投资预算为250亿非郎(约合3760万美元),由中国机械进出口总公司提供贷款

  用于木库库鲁水电站维修项目的投资预算为28亿非郎(约合421.05万美元),由中国政府提供援助

  用于莫萨卡供水工程的投资预算为11亿非郎(约合165.41万美元),由中国政府提供援助

  用于锡比提供水工程的预算投资为11亿非郎(约合165.41万美元),由中国政府提供援助

  -卫生部:用于建设黑角卢旺基里医院的预算投资为8.63亿非郎(约合129.77万美元),由中国政府提供援助

  -新闻部:用于建设广播新闻大楼的投资预算为6.6亿非郎(约合99.25万美元)

  -议会:用于议会大厦电梯和空调维修的投资预算为2400万非郎(约合3.6万美元),由中国政府提供援助;

  -交通部:用于建设2个布拉柴公路汽车站的投资预算为1亿非郎(约合15万美元)

  用于布拉柴国际机场设备更新和设施整修的投资预算为2.95亿非郎(约合44.36万美元)

  用于奥龙波国际机场前期考察、建设的投资预算为15亿非郎(约合225.56万美元)

  用于大洋铁路部分基础设施紧急维修的投资预算为99.21亿非郎(约合1491.87万美元),由世界银行提供贷款

  -计划部:用于维修计划部大楼的投资预算为8.46亿非郎(约合127.21万美元)

  -警察部:用于消防员营区维修的投资预算为2.5亿非郎(37.59万美元)

  -林业部:用于布拉柴动物园改造工程的投资预算为1亿非郎(约合15万美元)

  -城建部:用于城市住房发展项目的投资预算为5.78亿非郎(约合86.92万美元)

  -邮电部:用于维修邮政汇票中心的投资预算为1.5亿非郎(约合22.56万美元)

  -卫生部:用于布拉柴总医院维修的投资预算为9亿非郎(约合135.34万美元)

  用于维修国家药品采购中心的投资预算为1.25亿非郎(约合18.80万美元)

  用于采购抗艾滋病药品的投资预算为7.33亿非郎(约合110.22万美元),由世界银行提供贷款和援助

  用于采购防止疟疾、肺炎等疾病的药品投资预算为3.22亿非郎(约合48.42万美元),由世界卫生组织提供援助(正在招标中)

  -初教部:用于维修布拉柴部分中小学校舍的投资预算为3.29亿非郎(约合49.47万美元),由世界银行出资

  -新闻部:用于建设奥约广播电台的投资预算为6.5亿非郎(约合97.74万美元)

  -公共工程部:各类公路建设项目投资预算总额为100亿非郎(约合1500万美元),其中比较大型的建设项目有:

  金卡拉-BOKO公路项目,投资预算为1.5亿非郎(约合22.55万美元)

  EPENA-英普丰多-DONGOU公路项目,投资预算为5亿非郎(约合75万美元)

  -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比重最大,为1036.75亿非郎,约占65.4%(主要投资部门集中在交通、通讯、电力),这对我公司在刚项目的开展和进行非常有利,其中我公司在刚承包项目外交部大楼、广播电视大楼,以及我公司对刚出口军用卡车和吉普、帐篷等项目都已列入2003年投资预算中,且不论这些资金是否能如预算所定及时到位,至少体现了刚政府我公司承包和贸易项目的重视;另外,中兴公司在刚电信项目和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公司拟建的英布鲁水电站项目也在投资预算中有所体现,如果这两个项目能够得以落实的话,将推动我成套设备和高新技术设备向刚出口(备注:中兴公司电信项目尚未得到中兴方面证实)。

  -社会保障、医疗、教育、行政等部门投资预算为224.32亿非郎,约占14.2%,这体现了刚政府希望通过提高这些部门的投资来确保国家稳定和人民支持的愿望。刚果(布)卫生部下属国家药品采购中心已经和我与加蓬合资的中加佛朗思维尔制药厂联系参与国家药品采购计划事宜,目前初步入选的投标单位约有5家。采购中心负责人非常希望中国公司能参与刚药品采购计划。而我公司也应利用这一机会,争取将有优势的医药产品打入刚果(布)药品市场。

  -社会生产部门投资预算为101.55亿非郎,约占6.4%,体现了刚一向以来工农业生产比较薄弱的特点;我与刚合资的刚果新水泥公司项目在预算中没有体现。

  根据世界银行对刚政府提出的经济发展要求,2003年全部投资预算中,基础设施、医疗卫生、教育、社会保障所用投资资金将占全部投资的79.6%。我公司如能针对刚政府的这一投资特点,加强与刚各主管部门的联系,已经在刚有项目的公司可以根据刚政府的投资预算有针对性地催讨拖欠款项或预付款项,切实履行合同,并利用在刚已有设备和人力资源的优势积极参与各项新投资项目的竞标或议标,在刚各界巩固并扩大已经建立的良好声誉。还没有进入刚果(布)市场的公司可以研究刚政府的投资预算方向和特点,并利用自身在某方面的优势,参与刚投资项目的竞标,在打开刚市场的同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带动我对刚设备出口、高新技术出口和劳务出口的进一步发展。

  求辩论资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挫折是否有利于成长